随着时间的流逝。

    三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杜鼎言等人通过数个光幕,看到了幻剑迷宫内滋生的剑气强度,已经上涨到了一个很可怕的程度。

    其中贺北苍和剑山原本的大长老等人,开始难以应对四周的恐怖攻击了。

    毕竟除了贺北苍以外,剑山原本的大长老等人全都是受了伤的。

    如今完全是靠着贺北苍爆发出战力,以此来帮剑山原本的大长老等人化解攻击。

    不过,在攻击强度不断增加,而且剑气越来越密集的情况下,贺北苍有一种双拳难敌四手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衣衫被剑气划出了多道口子,甚至不少部位在流出鲜血来了。

    而剑山原本的大长老和二长老等人,同样是承受了一些剑气的攻击,毕竟贺北苍没办法将所有攻击都化解。

    剑山如今的三长老金牧华,看着贺北苍等人苦苦支撑的模样,他嘴角浮现了阴狠的笑容,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贺北苍等人的光幕上。

    “宗主,这次战河老祖开启护宗秘宝,贺北苍这些叛徒绝对是必死无疑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那些帮助贺北苍的人,也肯定会惨死在幻剑迷宫之中。”

    金牧华对着杜鼎言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,眼下杜鼎言却高兴不起来,实在是这次剑山损失太多了。

    剑子王剑啸惨死。

    而身为最强太上长老的林战河,又只剩下一缕灵魂而已,这对于剑山来说,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周海溢看了眼林战河,道:“林师兄,你如今的情况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周海溢说完,林战河直接打断道:“我没事,我早晚能够重新凝聚肉身的,这次我们剑山差一点覆灭,你们以后要吸取教训才是。”

    周海溢点头说道:“林师兄,这次是我们考虑的不够全面,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将这些人全部诛杀,那么接下来,我们剑山应该如何去应对?”

    “他们之中有天隐家族的人,而且天绝宗和流月宗也不是吃素的,更何况还有那名掌控了时间法则的女子,我们谁也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!”

    闻言,只剩下灵魂虚影的林战河,陷入了思索之中,这确实是够头疼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旁的韩北衡见此,说道:“林道友,现在我们圣天王朝和你们剑山,乃是一条船上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今天是我的小辈韩惊宇,和你们剑山杜惜梦订婚的日子,可如今却弄得如此场面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我们绝对不能就此作罢。”

    “强大的天隐家族确实底蕴深厚,不过,天隐家族一般很少会和外面的势力开战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们能够准备充分,绝对可以应对今后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韩北衡停顿了一下之后,又说道:“事到如今,关于我们圣天王朝的有些隐秘,我也就不再隐瞒了。”

    “虽说我们圣天王朝在二重天的神榜之上,只排在一百五十名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排名放眼整个二重天的顶级势力中,好像确实不够起眼。”

    之前康伯说过的,这神榜乃是二重天顶级势力的排名,当然其中不包括天隐势力。

    毕竟谁也不知道二重天的天隐势力有多少?它们的底蕴又有多强?

    接着,韩北衡话锋一转,继续说道:“不过,别人都不知道,在我们圣天王朝背后,还有一股更强的势力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这股势力内的人,一般情况下不会和我们圣天王朝接触,我们圣天王朝乃是帮那个势力收集资源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圣天王朝能够建立,也完全是那个隐秘势力的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我不想惊动那个隐秘势力的,这样只会显得我们圣天王朝没用,可现在我也管不了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知道此事的人,唯有圣天王朝内的帝王和老祖,就连韩语菲和韩惊宇这等公主和王子也不知道这件事情,如今他们脸上闪现着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林战河在得知圣天王朝背后还有更强的势力后,他脸上的神色放松了不少,道:“韩道友,看来以后要多多麻烦你们圣天王朝了。”

    韩北衡看着光幕内的画面,笑道:“以后圣天王朝和剑山就是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忽然微微瞪大,他的目光集中在了,显示赵承胜的光幕之上。

    原本在陷入幻剑迷宫之后,赵承胜依旧是盘腿而坐,他任由着一道道的剑气,在自己的身上划过,留下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。

    这一幕在韩北衡和韩语菲等人看来,这赵承胜很快会死在幻剑迷宫之中了。

    可如今,盘腿而坐的赵承胜,犹如是变成了空气一样,那一道道的恐怖剑气,完全无视了赵承胜。

    林战河在看到赵承胜的状态之后,他脸上浮现了不敢置信,道: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神元境九层的修士,也躲不过幻剑迷宫的剑气锁定,他是如何进入这种让剑气无视的状态中的?”

    林战河的表情有些难看,数秒之后,才逐渐恢复过来,道:“我现在还无法去操控幻境迷宫内的一切,我只是能够将这个幻剑迷宫给开启,并且粗浅的掌控一下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话里的意思很明确了,他无法去控制一道道剑气的攻击对象,只能够让剑气自己去感应攻击对象,最终发动一定的攻击。

    林战河看向韩北衡等人,接着说道:“不过,他的修为只有塑魂境而已,就算他不死在幻剑迷宫之内,等之后我们出手,也可以将他顺利解决的,这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猛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只因为另一个显示沈风的光幕之内,原本沈风身上已经布满了剑痕,犹如是一个血人一般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,沈风闭上了自己的眼睛,摇摇晃晃的站立在原地,有那么一瞬间,林战河等人感觉自己看到的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把竖立着的剑。

    从剑墙上爆发出的密集剑气,同样是无视了沈风这个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并且杜鼎言和林战河等人可以看到,沈风好像在吸收四周一道道剑气内的剑之能量,他身上在发生一种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这一次,林战河倒是看出了一些端倪来,他声音有些颤抖,道:“剑体?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他在凝聚传说中的剑体吗?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众望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wbooks.com/book/1337/262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