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最后的机会,只有等。

    不是等六股法则洪流的力量耗尽。

    而是等六股法则洪流的力量消耗得足够多,九转鬼圣的实力削弱得足够多。

    对。

    萧逸此刻在虚弱,九转鬼圣何尝不是。

    六股法则洪流越发消耗,九转鬼圣的实力也在不断削弱。

    等到他足可抗衡之时,便是解决一切之时。

    只是,这需要多久时间,他并没底,能否等到那一瞬,也是未知。

    但,或许还有另外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萧逸的目光,瞥了眼半空中的九转鬼圣。

    时间,在这静谧中一分一秒过去。

    苍穹上,赤龙同样只在等待。

    但他的目光中,已再无世间任何之物。

    有的,仅仅是那棵巨大的灵木之祖。

    此刻的灵木之祖,似乎在不断充盈。

    那粗壮的树干,宛若顶天立地。

    明显可以看到,属于整棵灵木之祖的庞大精纯灵气,此刻被压缩至树干三分之一的位置。

    那甚至已经浓郁得肉眼可视、精纯如液的灵气,充斥其中。

    而往上三分之二的树干,则是气息匮乏,宛若空洞。

    但这些空洞,正通过巨大妖龙不断充盈着。

    这剩下的三分之二巨大树干,显然便是用作储存在场无数强者的修为力量。

    待得整棵灵木之祖树干充满力量,那时,便是灵木之祖彻底爆发,赤龙彻底吸收突破之际。

    灵木之祖,正常重焕生机,只需半滴炎龙血。

    而赤龙,足足用了三滴。

    半滴唤醒,半滴压缩,剩下两滴则营造出更巨大的树身,作为容器。

    赤龙为了今日煞费了多少苦心,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但,显然也付出了无数代价,无数准备,以及无数算计。

    从萧逸第一次踏入妖域之时,已是一份算计。

    从更久之前,乃至之后怂恿妖族天骄在妖祭日擒获人族天骄,再到举行人祭日,到之后的一切一切,全都在赤龙的计算之下。

    无数准备,只为今日。

    即便心智强弱萧逸,想要在这短短数分钟寻出破绽,也绝不可能。

    即便手段滔天如萧逸,想要毁去这一切准备,亦难若登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,便在这一分一秒中流逝。

    灰丧、绝望、悲哀,一切一切的负面情绪,充斥了整个天地。

    恐怕,天地间便只余那道仍旧傲立苍穹俯瞰大地的身影,充满了期待和喜悦。

    九分钟后。

    八位总殿主这边,忽然齐齐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八道目光,未在凝视萧逸,而是微微摇头,轻叹一口气,随后各自对视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除却冷漠的洛前辈外,其余七位总殿主,齐齐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这一声轻笑,仿佛笑尽了往日的无数恩怨情仇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放得下,而是他们不得不放下。

    “本以为,老夫一人付出那份代价就够了。”猎妖总殿主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修罗总殿主深沉而笑,“掌控天都六股法则洪流的九转鬼圣,怕是比妖龙老祖全盛之时还要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八个老东西,看来是一个都剩不下了。”

    天机总殿主撇撇嘴,“本以为妖龙老祖死了,便也不用我们所有人去拉他垫背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又来一个九转鬼圣。”

    “真当我们八殿就没有老东西吗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,姓洛的。”天机总殿主笑着看向洛前辈。

    洛前辈冷笑,“老夫成名时,远在千万年前更久;九转鬼圣,这种黄毛小儿那时还没出世呢。”

    “准备准备吧。”猎妖总殿主手臂一扬,那本已重新穿上的宽大黑袍随风飘荡而去,再度露出了一身黑色劲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远处。

    凌立半空的九转鬼圣,终于挪动了目光,随后身影一闪,落到了萧逸身前数步之外。

    狰狞的面容上,写满了杀意。

    “九分钟了,还有不到一分钟,在场所有武者都会魂飞魄散,连一滩血水都留不下。”

    “也该是本君亲自完成宿命了。”

    踏…

    九转鬼圣的脚步,一脚踏出,很轻,很缓,却宛若震颤大地,天地震荡。

    阴冷的目光,直直凝视着萧逸,“主上,别怪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了整整八百万年,方等来今日,机不可失。”

    萧逸冷笑,“不怪。”

    踏…

    九转鬼圣的脚步,又迈开了一步,目光,仍旧直视萧逸。

    “主上去过我鬼妖族地,知道那里何等荒凉,知道我们鬼妖一族到底过着何等凄惨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在憎恶我们,哪怕是那些比我们还丑陋的卑劣妖族,也视我们如怪物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鬼妖一族,只是不得不偏安一隅,躲在那阴暗鬼地方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惨,也就罢了;偏偏我们天赋异禀,你们这些混蛋咋啊谁一方面厌恶我们,却又一方面想得到我们,奴役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们,便注定了要噬主,这是宿命。”

    萧逸仍旧冷笑,“我说了,我不怪。”

    踏…

    九转鬼圣的第三步,就此踏出。

    “九转,百万年为一;每一次,本君都会从巅峰长老降落回普通鬼妖的修为。”

    “往后整整百万年,我便需要在无数次被擒,无数次佯装下等候噬主;一次又一次,无数凶险之下,我方能重回巅峰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,又是百万年为一,修为大降,成为寻常鬼妖。”

bet356提款太慢    “整整八百万年,整整八次从巅峰成为蝼蚁,又从蝼蚁成为巅峰;期间,便是无数风雨,无数屈辱,无数随时会陨落、功亏一篑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九转,缺一不可,一败全败。”

    “主上你知晓这八百万年我过的都是些什么日子吗?又知晓我等了这一天多久吗?”

    踏…

    九转鬼圣的第四步,已然迈出。

    萧逸冷笑道,“我说第三遍了,我不怪你,只是你在喋喋不休。”

    九转鬼圣狰狞而笑,“我只是想在主上你死前,好歹露出一次愤怒、不甘。”

    萧逸摇了摇头,“不会有。”

    九转鬼圣冰冷地点了点头,“所以,这也是我最后一次说,主上,不要怪我。”

    “噬主,是我鬼妖一族的宿命。”

    “我若不杀你,宿命会反降到我头上,我会失去一切,不仅是这八百万年的努力,还有这一身惊人天赋。”

    萧逸脸色冰冷,“许久前,你与我说过,鬼妖必须噬主,若无法噬主,后果会相当可怕凄惨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以为,我会有幸看到。”

    九转鬼圣的脚步,霎时一顿,停滞了些许,宛若凝固,但仍旧狰狞而笑,“呵呵,主上就这般想我们死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萧逸冰冷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九转鬼圣眼眸一冷,“可惜你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很疑惑,聪明如主上,明明洞悉过人,早便知晓我便是九转鬼圣,却迟迟不戳穿。”

    “并没有。”萧逸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九转鬼圣眯着眼,“主上何必非要说谎掩饰自己的愚蠢?”

    “当初从祖龙禁地出来时,你明显知道了,也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我说出那些古老秘辛时,你便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却装作不知,反自己给我找了个借口,让我寻了个台阶。”

    “临死前,承认自己愚蠢,没有先解决我这份祸患,就这般难?”

    萧逸冷笑,“愚蠢?那不妨看看到底谁愚蠢?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底牌?”九转鬼圣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萧逸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便死吧。”九转鬼圣冷笑一声,一脚踏下。

    第五步,彻底踏出,来到了萧逸身前。

    狰狞的鬼手,一掌重重轰下。

    以九转鬼圣的实力,这一掌,就是寻常君境都能被轰得粉碎。

    但…想象中的萧逸被拍成齑粉并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取而代之的,是一只有力的手掌,重重拍在了萧逸肩膀上,一张无奈的面庞,对视着萧逸。

    “我说主上,与你拌嘴赢一次就这么难?”鬼一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萧逸轻笑,“我说过,我不信命。”

    “呼。”鬼一轻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其实他很清楚,萧逸道出那句想看看他们鬼妖一族无法噬主的悲惨下场和可怕后果,并不是真的想看他们死。

    他真切记得,萧逸说过那句‘若有可能,我会尽力替你们结束这些宿命’。

    所谓想看看他们无法噬主的后果,是萧逸想替他们解决这些宿命。

    也只有他们无法噬主,萧逸才能应对这些未知的后果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,鬼一便懂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萧逸戏谑而笑,“八百万年的努力,不要了?”

    鬼一摇了摇头,“八百万年虽漫长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更加清楚,这些努力没了,我九转鬼圣可以再等八百万年。”

    “但主上你没了,我再等八百万年,乃至八千万年,也等不回来这样一个主上。”

    萧逸轻笑,“所以,现在是谁愚蠢?”

    “我。”鬼一瓮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接下来,可惨了,主上你可就快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鬼一蓦地阴险一笑,“赤龙那小子的灵木之祖马上就要爆发了,那般可怕爆发,连他自己都止不下。”

    “而半月前,他让我掌控天都六股法则洪流,我则顺便把主上你的一丝气息烙印在里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妖龙阵吸收六股法则洪流进灵木之祖的‘肚子’里,便也顺带把你的气息烙印吸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鬼一得意而笑,遥遥一指,“这棵旺盛的灵木之祖,如今可不止属于他赤龙一人。”

    萧逸脸色一喜,笑道,“知道什么叫愚蠢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愚蠢,只是相信自己的眼睛罢了,我没有看错人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第三更。

    今日更新,完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众望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wbooks.com/book/2526/2906/